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郑州天价索赔案折腾半年无果原告称法院拖沓

2018-12-07 01:12:09

郑州天价索赔案折腾半年无果 原告称法院拖沓_河南

85岁的毛水莲状告新郑市人民医院引出千万元索赔案,该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该案原由巩义市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而就在一审后毛水莲苦等判决时,前几天又突然接到通知,该案又指定由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审理。

毛老太太认为,“这是故意拖延时间”。

一切从零开始

毛水莲的儿子、59岁的新郑市梨河镇人刘大周,去年11月5日在新郑市人民医院做胆结石手术后便再没清醒,后确诊为“缺血缺氧性脑病,持续植物人”。司法鉴定其直接原因是在全麻病人未清醒情况下拔管,且术后医生脱离工作岗位,护理严重不负,院方应承担全部。

在医院中止承担医疗费用的情况下,毛水莲诉诸法律,鉴于刘大周的近亲属在新郑市人民法院工作,刘家人主动提出回避,经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查后,指定该案由巩义市人民法院审理。

今年4月23日,毛水莲向巩义市法院递交了起诉状。由于新郑市人民医院提交的答辩书对指定管辖权提出异议,该案一直到起诉书递交130天后的8月31日才开庭。

庭审时,毛水莲当庭一期索赔299万余元,累计后期索赔超过1000万元。当日下午,审判长宣布,经合议庭合议,此案何日复庭另行通知。

10月25日,刘家人又接到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的《受理案件通知书》,称该案已由郑州中院指定该院管辖,并从立案之日起重新计算审理时间。“这不是玩儿我们吗?”毛水莲说,“正在巩义审,怎么说改就改?耽误的时间谁负责?我儿子没钱看病,真被拖死了该谁负责?这样打官司,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会不会还有第三次、第四次指定?”

律师界:“没有效率,何来公正”

昨天上午,就此事来到郑州中院信访大厅咨询,据值班工作人员介绍,郑州中院二次指定管辖权在程序上没有问题,原因是巩义法院认为该案由其审理存在诸多不便,而郑州中院之所以二次指定开发区法院管辖审理,也是出于公平公正的考虑。

有“再一再二”,会不会出现刘家人担心的“再三再四”?“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第三次。”这名工作人员回答。

而律师界的说法则证实了刘家人的担心并非多余。“什么情况称得上是‘一般情况’?事实上一般情况下,这种两次指定管辖权的案例已经十分罕见。”郑州市某律师事务所一位律师对说,这起天价索赔案涉及的立案程序问题,已经触及了法律盲区。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分析:其一,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符合什么样的条件,才能二次指定管辖权?《民诉法》没有规定;其二,《民诉法》没有限制指定的次数;其三,法律对提出重新指定管辖权的主体没有明确规定;其四,对于已经举证过、庭审过的案子,有没有必要在二次指定管辖权后从零开始,也没有明确规定,而推倒重来无疑会造成诉讼成本的极大浪费。

据刘家人介绍,目前刘大周仍在北京住院治疗,维持其生命的基本医疗费用每月高达7万元。刘大周的儿女已经将家里的房产抵押贷款,而刘大周的妻子在北京陪护,为节省开支,她每天上菜市场捡菜叶吃。

不少律师指出,尽管本案的二次指定管辖权在法律程序上挑不出毛病,但并不意味着就不存在问题,应尽早对管辖权的申请、指定权力予以规范。

医院不拿钱,法院两次指定,而患者病情严重,一旦发生意外会直接影响案件审理,这种情况下更应当注重司法效率,因为“没有效率,何来公正”。(东方今报)

洗衣液厂家
北京回收服务器
一代女皇怎么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