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买了机票上不了飞机谁担责

2018-11-28 12:01:23

买了机票上不了飞机谁担责?

□法治报陈颖婷通讯员章伟聪

陈先生通过携程旅行订购了两张上海至悉尼的往返机票,登机时因签证等问题被航空公司拒绝,只得重新购买机票。陈先生将携程商务有限公司告到法院,要求赔偿机票、酒店住宿费等损失2.3万余元。日前,长宁区法院一审审结这起服务合同纠纷案。法庭认为陈先生的相应损失不应由携程公司承担,判决驳回陈先生的诉讼请求,但准许携程公司自愿补偿陈先生2000元。

登机遭拒绝

去年11月,想和妻子一起去悉尼探亲的陈先生,在携程旅行上查询上海到悉尼的机票信息。结果显示上海经香港再到悉尼的航班组合价格,陈先生便致电站客服,订购了两张上海经香港至悉尼的往返机票。订票当晚,携程商务公司工作人员将电子客票行程单送达陈先生,陈先生当即支付了机票的费用。之后,陈先生与妻子办理了赴澳大利亚的无贴纸签证。

今年2月初,陈先生与妻子如期赴澳。在机场办理上海到香港航班的登机手续时,陈先生被告知由于所持签证为“无贴纸签证”,需要出具全航程登机牌或者证明全航程航班的信息才能登机。陈先生随即去办理香港至悉尼的航班登机牌,却被告知必须在航班起飞前的24小时内才能办理。而等到这个时刻,上海到香港的航班早已起飞。于是,陈先生转而出示他与妻子由香港至悉尼的航班机票确认单,并通过电子确认系统验证他们持有赴澳的电子签证。但陈先生夫妇仍然被拒绝登机。之后,陈先生与妻子重新购买了直航机票飞赴悉尼,回国时也另买了直航机票。携程公司则向陈先生退还了未实际使用机票的税费2754元。

索赔被驳回

今年5月,陈先生夫妻俩向长宁区法院起诉,要求携程公司赔偿他们重新购买机票以及酒店住宿费等损失共计23858元。陈先生认为,之所以未能办理香港至悉尼航班的登机牌,是因为携程公司出售的联程机票在时间安排上存在错误。同时,携程公司也没有与相关航空公司商定由航空公司协助乘客办理后一航段的登机手续,或者向边防部门出具航程证明。

携程公司则认为,首先,根据自己与陈先生之间的服务合同关系,携程公司已经完成了合同约定的义务,没有义务再就签证问题进行提示。其次,从2012年10月1日起,澳大利亚官方已宣布若通过电子签证出行,需提供全程登机牌。陈先生先买机票再办签证,理应知道相关规定。再则,各航空公司办理登机手续的政策不同,携程公司就此在陈先生订票时作过提示。,不存在涉案机票组合不合理的问题,在陈先生持纸质签证或港澳通行证等情况下,均可顺利登机。因此,不同意陈先生的诉讼请求,但愿意补偿陈先生2000元。

法庭查明,澳大利亚驻华使馆站告示显示,从中国大陆离境并需在香港(或其他国际中转站)转机赴澳的乘客,在离境时应持有航空公司授予的全程登机牌,否则将无法搭乘航班赴澳,同时提示具备上述类似情况的乘客考虑在护照上贴签或重新考虑航程。

昨天,法庭对此案作出判决:驳回原告陈先生夫妇的诉讼请求,准许携程商务公司补偿陈先生夫妇2000元。

法官说法

主审法官陈婷婷表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告未能按期出行的应由那一方承担?

陈法官分析认为,两原告未能如期赴澳是所持赴澳签证以及相关航班登机政策双重因素叠加造成的。庭审中,原告表示知晓澳方对无贴纸签证的相关提示。那么,原告选择办理该种签证后,应对其预定航程的登机牌办理政策负有相应的注意义务。客观上,原告也具有相应查询或咨询的途径和能力。但原告没有这么做,而是主观认为两段航程的登机手续可以当然地衔接,以致未能登机造成经济损失。

陈法官认为,由于各个国家的签证政策、各航空公司的登机手续办理政策客观上存在差异,在上述政策存在公开查询渠道的情况下,将相关信息的提示义务加在为不特定的多数人提供服务的被告一方,既不利于实现交易的便捷化,也有失公允。因此,两原告未能搭乘涉案机票对应航班造成的损失不应由被告负担。

星力牛魔王
重庆鹅卵石
复合土工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